wap手机站    |    English

在慢的艺术中加快脚步——读张文质《教育是慢的艺术》

来源: 作者:成蹊 发布时间:2015-06-05 11:14
       当时代的节奏变得越来越快的时候,人们开始怀念并呼唤“慢”,《教育是慢的艺术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。
 
       想读这本书,首先是觉得书名很有意味,然后便是对作者很感兴趣,因为他提出了重新解读教育——"生命化教育"的课题。
 
       当今社会,越来越多的家长让自己的孩子早入学,很多学校从幼儿园开始就开设双语课程,而且幼儿园就忙着与小学接轨,社会上大大小小的各种速成补习班更是恒河沙数……作者为什么要反弹琵琶,说教育是慢的艺术?
 
       读完这本书,我终于在字里行间找到了答案——
 
       这是由教育的自身特性决定的。美国著名的教育家杜威曾说:教育是一种神秘的艺术。这是一位研究教育70多年的教育家,在他90多岁时发出的感慨。我理解为:教育是一种塑造人的工程,是会对一个人、一个家庭、一个社会产生深远影响的工作,其艰巨性、复杂性、长期性、未知性也就决定了教育是一种艰难的、漫长的人类行为——所谓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,需要不断探索、研究、突破、发展,需要脚踏实地、循序渐进,需要持久性的关注、耐心的等待,所有想立竿见影的做法,只能是欲速不达,是反教育的。
 
       这是由教育实践的细节决定的。“良好的教育是在细腻和沉静中完成”,这就需要慢节奏,而速度过快显然会打破这份细腻与沉静。就像日本教育家佐藤所说:教育往往在缓慢的过程中才能沉淀下一些有用的东西。比如现在普遍运用的多媒体教学,虽然可以加大知识容量,使知识的传授更直观、生动形象,更吸引学生等,但弊端是,有时候展示太快,导致给学生印象不深,也阻碍了学生抽象思维的发展;具体到上课,教师的语速也是不宜过快的,应力求一字一句清楚地送入学生心耳,以给学生充分接纳、思考的空间。
 
       这是由宏观上教育的现状决定的。“当前教育最沉重的问题首先是农村教育的问题”。农村教育凋敝,这一点对于每一位农村教师来讲都是有目共睹的。而在中国,农村人口又占到大多数,所以要想改变农村的教育问题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。城市教育虽然相对先进些,但是,实现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化,也是需要方方面面来成全的,不是短时间内能快速实现的。
 
       这是由教育的主要执行者决定的,教育主要靠教师来完成的,“一个优质的学校,它一定有一批学识丰富、情感细腻、个性独特、富有人文关怀和课堂创造力的教师”,这就需要教师有很高的教育素养,“需要达到比自己所教的知识丰富50倍的程度,才算一个好教师( 苏霍姆林斯基)”。这就需要教师终身学习,慢慢积淀;又因为教育不是单个人的行为,它需要团队的合作、协作,而要实现教育者共同的觉醒、进步,这是一个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的过程;而作为教育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师生关系,也需要慢慢培养建立,不可能一步到位。
 
       作者就是这样,多角度,多案例、多教育原理地阐释、告诉我们——教育是慢的艺术,它需要有极大的细致、耐心、等待、关注,拒绝各种快、急、躁的行为。那么,作为一个教育者,怎样应对这种慢的艺术呢?
 
       我认为,首先作为教育工作者要认识到“教育是慢的艺术”这一特点,不急功近利,不揠苗助长。把每一个学生当做一个具体的生命个体,遵循美国心理学家加德纳“多元智能”理论原理,用足够的耐心去发现每个学生的闪光点, 特别是“对弱者、发展迟缓的人、学习困难者,有足够的仁慈”, 用言传身教去默化、润泽学生。
 
       同时,更重要的是要安安静静地、抓紧时间地多读书学习、研究教学,潜下心来,提高自己的教育素养,让自己每天都有新收获、新变化、新成长,以一颗忧患之心,关注教育;以一颗热爱之心,投身教育,让自己早日成为“有广阔的心灵世界、有更高的眼界、对生命充满感受力、对新奇的事物有探究意识的人”。
 
       所以,我认为,虽然教育是慢的艺术,但作为教育者的成长却是要快一点,不能太慢,更不能滞后:因为童年只有一次,青春只有一次;因为如果每一位教育者的进步快一点,那么,学生的受益就会快一点,教育现状就会改变得快一点,教育的春天就能到来得快一点。
 
       让我们在慢的艺术中加快脚步……
 
 
 

 

热门推荐
招贤纳士联系我们学校地图

版权所有@2012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(北京)京ICP备12003028号    京公网安备 11011402010093号
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东坨村101号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(102206)